物资回收

陈毅元帅长子忆父亲叮嘱:你们自己学习要好,就可以做

  陈毅元帅长子陈昊苏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忆父亲叮嘱

  你们自己学习要好,就可以做很多事儿

  陈昊苏出生于1942年5月,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曾历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广播电影电视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会长等职,退休后曾任北京市新四军研究会会长,是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新京报记者 何强 摄

  今年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陈毅元帅诞辰120周年。明年1月6日,是陈毅元帅逝世50周年纪念日。

  国庆节前夕,陈毅元帅长子陈昊苏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忆父亲。陈昊苏说,“父亲总是提醒我们,不要到外边去说你的父亲是谁,在军中担任什么职务。你们自己学习要好,将来就可以做很多事儿;而不是因为你是谁家的孩子,将来什么事儿都可以做了。不要以为你是司令员的儿子,就不学习、不用功,到时什么都有了,不能有这种依赖思想。”

  今年是建党百年。陈昊苏说,“每个时代,都需要艰苦奋斗,只是奋斗的内容不同。面对未来新挑战,更要坚定不移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团结起来向前走,遇到难题就会解决。”

  谈 家庭教育

  父亲总是提醒,不要到外边说你的父亲是谁

  新京报:小时候父亲对你们管得严吗?

  陈昊苏:我们家是慈父严母。战争年代,父亲的工作很忙,他在前方,母亲张茜带我们兄妹几个在后方,到了上学年纪就上学了。一般人家的孩子,放学回来后父亲都要问一问学得怎么样。父亲没有时间,但还是很关心,有空他就会写一封信来,鼓励我们要好好学习。偶尔的军旅途中,他也会问一问学习情况。

  但这样的家庭教育很少。有时要打伏击,顾不上我们,父亲就把我们兄妹送到老百姓家里帮忙照看。我记得有一次,要行军打仗了,他给我们找了个毛驴,旁边有两个筐,把我和兄弟两人都装在了筐子里,跟着部队走。

  全国解放以后,我们家在上海安顿下来,父亲兼任上海市市长和华东军区司令员两个职务,在上海、南京间往返奔波。

  从小在军队生活,我们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也理解父亲。偶尔见到父亲后,都很高兴,我们叮嘱他要保重身体,他叮嘱我们要听妈妈的话,守纪律。这些我们都努力去做,不能让父母亲为我们操心。

  相较于父亲,母亲是严厉的。从小母亲就要求我们要养成好习惯,吃饭要洗手、要讲卫生,比较严格,但父亲忙于工作,不会管得太细。我们见到母亲都害怕,而父亲从来不对我们发脾气,见到父亲都很放松。

  新京报:你曾说,“父亲常常跟我们说不能躺在他的功劳簿上。”这样的提醒多吗?

  陈昊苏:父亲也不是每次都这么说。他总是提醒我们,不要到外边去说你的父亲是谁,在军中担任什么职务。你们自己学习要好,将来就可以做很多事儿;而不是因为你是谁家的孩子,将来什么事儿都可以做了。不要以为你是司令员的儿子,就不学习、不用功,到时什么都有了,不能有这种依赖思想。将来你到工作岗位上后,大家看的不是你是谁的儿子,而是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和能力。

  1961年,父亲给我们写了一首诗《示儿女》:“应知重实际,平地起高楼。应知重理想,更为世界谋。我要为众人,营私以为羞。”他要求我们要谦虚谨慎,严以律己,加强修养,脚踏实地。

  父亲的这种教导是一贯的,在日常言行举止中要求我们,不要摆出一副高干子弟的架势来,这样反而让人家看不起。

  谈 诗人情怀

  父亲以军旅诗人的方式,实现了他的文学梦想

  新京报:陈毅元帅除了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的身份,也被称为革命诗人。你怎么理解父亲的诗人情怀?

  陈昊苏:父亲幼年在四川生活时,就对四川的文化非常用心。他从小有一个文学梦想,就是长大后成为一个诗人。后来他在北京参加工作后,写了不少诗歌,他对文学梦想是很执着的。参加革命后,给杂志投稿少了,行军打仗途中对战事有感而发、著成诗歌。他以军旅诗人的方式,实现了他的文学梦想。

  母亲曾经评价父亲的诗作说,他的诗词是“他自己坚持战斗、辛勤工作的纪实,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的同时代人在毛主席指引下进行社会革命与建设事业中经过的历史道路”。时过境迁,母亲的评价看起来依然准确到位,意义深远。

  新京报:父亲的诗对你是不是也有影响?

  陈昊苏:我上高中的时候,在学校也喜欢写诗,但我读父亲的诗并不多。当时,他的诗没有集纳出版,家里有一些存稿,也不给我们看,并不知道父亲会写那么多诗歌。后来社会上流传着父亲《梅岭三章》等著名篇章,对我们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1972年1月6日父亲不幸病逝,母亲继患重病。她在患病时毅然担起整理编辑父亲诗词作品的重任,我作为长子在旁边承担誊写抄录的具体工作。一边整理一边抄写,更多地了解到父亲是一个很勤奋的诗人,他把生活经历、战斗经历记录下来,同时也加深了我对父亲诗作的理解。后来我写诗时,把父亲写诗的一些习惯等学会了,有人说,你写的诗歌和陈毅元帅很像。

  今年是父亲诞辰120周年,明年1月是他逝世50周年。前不久,我从历年写的怀念诗作中挑选出50篇编印成集,以这种方式表达对父母双亲半个世纪每时每刻萦绕心头的缅怀与思念。

  新京报:陈毅元帅逝世时,毛主席参加了追悼会。当时的场景是怎样的?

  陈昊苏:1972年1月10日,父亲的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毛主席要来参加。下午三点快开始时,毛主席来到了追悼会现场。很多人没有想到,我们家人也没有想到。毛主席向母亲问了父亲的一些情况,并表示慰问和哀悼。他对我们兄妹四人说:“你们要努力奋斗!陈毅同志是一个好人,是立了功劳的。”

  父亲戎马一生,生前虽然遭遇了一些逆境,但他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相信中国一定会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出困境,走向辉煌。

  谈 不忘初心

  每个时代都需要艰苦奋斗,只是奋斗的内容不同

  新京报:9月30日是国家设立的烈士纪念日,各地都在举行纪念活动。你怎么看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保护英烈?

  陈昊苏: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一直很重视保护英烈,但后来社会的价值观多元化,慢慢把先烈的贡献忘掉了,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比如一个明星去世了,社会上都在悼念,但一位英雄去世却鲜有人知。现在正本清源,倡导正确价值观念,把崇敬英烈放到国家高度是完全正确的。

  新京报:今年是建党百年,应该如何不忘初心,继承好革命先辈的遗志?

  陈昊苏:首先要对什么是初心大力宣传,否则时间长了,很多人不知道百年以前的事情了。其次,对于错误思想要敢于批评斗争。很多人认为,革命年代需要流血牺牲、需要奉献,现在和平年代不需要了。这是错误思想,他不了解革命任务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特点。

  每个时代,都需要艰苦奋斗,只是奋斗的内容不同。革命年代面对列强,国人的爱国心就是要到前线去抵御列强入侵,需要流血牺牲。现在表达爱国心是我们如何建设好国家,让人民生活得更美好。这个初心和战争年代的初心是一致的。我们要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伟大实践中建功立业。

  新京报记者 何强 【编辑:岳川】